講台上愛愛

2018-04-18 来源:网络

有个很吵很吵,老是机哩瓜拉说个不停,让人看了就头昏眼花的女孩,我姑且叫她小晕。

小晕很吵,吵的得罪许多许多人。吵的让人退避三舍。很奇怪,她这么小小一只,怎么有这么多能量。

我却不像一般人一样如此看待她。我总是觉得这吵闹的背后有很多寂寞,所以上课的时候我总是任由她吵,然后给她吃点糖果。

我在想,如果给她一点真正的关心,她是不是就不会那么吵了。

高二的暑假,我们在补习班吵吵闹闹的度过,年少轻狂的最后一个夏天。

“喂。”小晕似乎是吵累了,一屁股坐在我位子上,硬是把我挤到一边。

“恩。”我看着她深褐色的头发。

“那个,晚上陪我回宿舍,我好无聊,而且晚上学校宿舍超黑的。”她说,“你女朋友不会生气吧。”

“不会阿,又没干麻。”我转着笔说。

盛夏的夜晚依旧炎热,偶尔有徐徐微风吹来,让人忍不住真心的笑。

我坐在司令台边缘,小晕双手抱膝也坐在一旁。天空很黑,看的见几颗很亮的星。

小晕什么也不说。我知道,本质里的她也不过是个小女孩罢了。

“你们交往多久了?”她忽然问。

“一年多。”我没转头看她。

“喔,看你们过的很好。”她说,没有什么情绪,“好羡幕。”忽然又补充一句。

“还可以啦。不过妳啊,跟前任男朋友分手也有一段时间了,再找一个嘛。”这次我转头看着她说,她小小的鼻头映出司令台天花板上的微弱白色灯光,“才不会这么吵。”我补充,微笑。

她瞄了我一眼,俏皮的笑了一笑。

“可是我喜欢的人,不可能喜欢上我。”她拨了拨快刺到眼睛的浏海。

“怎么会,妳那么可爱。”我很真诚的侧过身去捏了捏她的小小鼻子。

她轻笑看向我,忽然转为忧虑。

“我喜欢你。好喜欢。”

我看着小晕,小晕回望我。我想我们两个在玩看谁先转头回去就输了的游戏。

小晕…小晕…。

我稍微往前倾,嘴唇碰到了小晕的嘴唇,慢慢闭上眼睛。

小晕保持原本双手抱膝的姿势,却全身僵硬缩了起来,然后也缓缓闭上眼。

我用自己的嘴唇先亲了小晕的上唇,然后是下唇,然后是整个唇面。稍稍把头一偏,我继续亲吻著小晕,在她的嘴外打转。

小晕紧紧闭着眼睛,感受我的亲吻,然后她也慢慢张开嘴唇,不等我进入便把舌头探了出来在我的牙龈上轻轻刷过,接着整个舌头深入我嘴里,和我的舌交叠在一起。

我脑海里浮现出小晕和我接吻的画面。浮现出小晕的模样。刚好到肩膀的短发、那头浅浅的发色,她的浏海、她的鼻子、她的嘴唇,她的肩膀、她的手、她的腿,她闭上眼嘟起嘴和我舌吻的景象…。

原来她的舌头这么长…

我克制不住想抱她的冲动,轻轻扶住她小小的肩膀。忽然我们分开。

“我…”她无法启齿,双眼迷濛的看着我。

奇怪的,尴尬只在我脑中一闪而过,随后我们又短兵相接的小吻了三、四次,我把右手移到她腰上,紧紧搂住。

好个小蛮腰…

小晕放手,腿渐渐伸直,我凑的更近些,另一手也举了起来,环抱住她,然后不断接吻、一直接吻。

我把左手往下方移动,悄悄探进她薄薄的白色t恤,碰触到她紧实的肚皮。她没有反抗,只是一脸迷幻的和我香吻。我在她肚上停了些会,然后往上游移,摸到硬硬的包覆物,是她那很显眼的黑色胸罩。

见她默许,我于是将她的胸罩往上推,整个手掌取而代之的覆蓋在她那和肚皮有着反差触感的柔软乳房。我们还在拥吻,然而此时我的脑海却已充满她乳房的光景。

原本以为小晕交过四个男朋友,应该是个恋爱和相处技巧都相当熟练的女孩,但此时她却像初恋般,一股脑的含着我嘴唇不放。我左手在她右乳上轻轻搓揉,不时感受到她乳头一次又一次的战栗充血。

她似乎回过神来,两手交叠到腹部,将白色t恤往上拉,赤裸的上身在我前呈现。果然和我想像一般,是健康的古铜肤色,有着紧实的小蛮腰,恰到好处比例的中等胸部,全身透出洁净的健康反光。

她把t恤和胸罩丢到一旁,上空着和我继续接吻。吻的我嘴都麻了。

我盯着她,转过身面对她。

她也专心的转过身来,面对着我。接着凑过来坐在我腿上,双臂搂住我的脖子,软绵绵的小胸部摩擦着我的外衣。小晕小而浑圆紧致的屁股压在我下腹上,我几乎感觉股间的隆起物已经可以顶到她。

“我好喜欢你…你总是这么关心我…肯对我好,不管我怎么吵…”小晕含糊不清的说,挺胸,又将双唇印着我,双舌再度纠缠。

我们将彼此口中的分泌物以一滴不漏的方式在对方口中传来传去,甚至可以听见吸吮的声音。

“陈巧芸…”我将她用舌头递过来的口水全吞下,呼唤着她的名字。

“嘘…好好爱我,把你的全部都给我。”小晕说,自己解开牛仔小短裤的釦头。

我托住她的身体,轻轻把她放到地板上,手背感觉到司令台地板的温度。

“爱我。”小晕轻声说,不同于平常的大呼小叫。

一语不发的,我褪去她的小热裤,欣赏了一下她被包覆在黑色裤袜里的下半身,然后连裤袜也一起剥掉,现在她身上就只剩一件白色细带三角裤了。

我轻压在小晕身上,亲吻她嘴唇,然后是脖子,然后乳头。手在她三角裤外面缓缓打转。

片刻之后,些微液体像漏水一样渗出,溼了三角裤。我有点舍不得的离开小晕那对健康的古铜色乳房,用双手脱下她的内裤,修剪过的整齐的阴毛伏贴在耻丘上,耻丘和她全身一样也是美丽的古铜色。终于,她一丝不挂的躺在司令台上。

我也脱光我的衣服,稍微爱抚了一下肿胀多时的阴茎,让它更加饱满。

“我要进去了。”我对着小晕潮红的脸呼出气。

我右手撑地,专心致志的凝视著小晕的脸蛋,左手扶著小晕的大腿内侧辅助自己插入。龟头先是感到被软软的东西包住,然后是整根阴茎缓缓没入。

“妳湿的好彻底,好温暖,好舒服。”我说,阴茎还停在她小洞里热机。这是我的第一次,我想好好来。

小晕满脸红晕,好可爱。

“来囉。”我说,屁股稍稍用力,把阴茎往回抽数呎,然后再往前插。

“哼!”小晕娇喘一声,像是闷哼,屁股不自觉的抬起,双腿弯曲,摆出标准的交媾姿势。

“还可以…吗?”我问,感觉一股力量施在包着我老二的肉壁上,肉壁用力将我夹住不放。肉壁上似乎有些小肉粒,活生生般的蠕动,好舒服。

“你总是…”小晕小喘著说,“…好温柔,没关系,继续。”

于是我又开始抽插。

阴茎一进一出,在小晕软绵绵的肉穴里摩擦著,我偶尔低头看着生殖器交合处,小晕用着力的阴唇有时因为我的抽插而看起来像是被拉扯著,发出咕啾咕啾的声音。

小晕满脸通红的流着汗,汗水在她褐色皮肤上度上一层诱人的反光,压抑著似的呻吟声格外可爱。她那如黑糖馒头的乳房微微上下颤抖,勃起的乳头轮廓清晰可见。小晕那因为老是自己一个人骑脚踏车回到外县市的家而结实的小腿用力夹在我背上,脚指因为用力而弯曲绊在一起。

我专心的抽插,现在差不多到了最后该狂抽猛送的阶段。

我渐渐加快速度,忽然感觉小晕也更用力吸住我了。

“我可以…我可以…”我把舌头伸出嘴外,和小晕同样也在空气中搅动的舌头交缠,“…我可射在里面吗?”我感觉到自己的龟头似乎正在撞击那像是子宫口的地方。子宫口有着诡异的吸力,总是啵啵似的想吸住我的龟头。

“不…不要。”小晕忍住想大声淫叫的冲动冷静的说,“不可以射在里面。今天不行。”

可是,此时不内射待何时?

“我好想…我好想射在里面。”我在小晕耳边呢喃,抽送速度丝毫不放慢,“我想射在妳暖呼呼的小穴里面。”我故意补充。

“今天不行。”小晕耳朵红了,想必是听到我后面那句淫秽的话。

我忍不住这种舒服的感觉,不想拔出来射在空气中。虽然是盛夏,但我的第一次该是要留在某人体内才对…。

一个想法乍然而生。

我忽然拔出沾透了淫水和小晕阴道分泌物的肉棒,淫水和分泌物合成的浓稠汁液从小晕干净的小穴流下,沿着屁股浑圆的弧度滴到地上。

小晕以为我要射在她肚子上,抬起头看着我的阴茎。

但紧接着我把龟头塞进小晕沾著分泌物的屁眼,一捅再捅,每一下都是抱着刺穿菊花的暴力而来。

小晕睁大了圆圆的眼睛,“你…你要做什么?”

太迟了,在我粗暴的摧残之下,原本密合的屁眼打开呈小小的眼洞,黑洞般的漆黑诱惑着我。

我奋力把整根阴茎塞入小晕嫩嫩的屁股里,一路上频频感觉一股比小穴里还要大的阻力往龟头处推来,而且四面八方的肉壁比起小穴是更加干燥而且狭窄。听见啪啪两声之后,似乎是扩约肌原本的极限被我给撑过而拉开来的声响,门口原本紧到不行的约束力放松许多。

小晕大呼小叫,听不出是呻吟还是疼痛的叫唤。“好不舒服…好痛…我好痛!”她喊著,脸纠结。

“一下下就好。射在这里面就不会怀孕了。”我把唇贴近她,却被一把推开。

“好痛,好痛!快拔出来,会大便!我好痛!”她流着泪,腿惊脔般的僵硬著,用膝盖夹住我的肋骨。

我没有说话,只是开始一进一出,和刚才没两样的抽插。

“想大便!不要这样,我想大便!好痛!”她哭喊。

我继续抽插,双手压住她的大腿,把全部的力气都出在屁股上头。一开始阴茎还感受到一股极大的缚力,但是慢慢的就像插小穴一样如鱼得水。

“会…会想大便…别这样…”小晕哭喊的声音越来越小,成了细细的哽咽。

最后那种感觉像阴道里面一样,我开始奋力冲刺,用力的连小晕圆圆的小屁屁都被我拉来扯去上上下下。

“射了!!!”我说,并没有高喊。老二在小晕直肠里射出热热的精液,颤抖著一注一注射出。

“巧芸…巧芸。”我又把脸凑近小晕脸旁,呼喊着她。

“烦死了。”小晕用我听惯了的吵闹嗓音说,满脸都是泪和汗,“我讨厌你。”

“巧芸…。”我有点尴尬的不停呼喊她。她不会因为这样而讨厌我了吧。

这时阴茎也射的差不多了。

小晕忽然用手扶住我的肩膀,把我压上前和她接吻。一遍又遍,她用力又热烈的狂吻。

“你给我了。我以后就是你的。”她边吻边温柔的说,话语里充满无限煽情,“不管是我的唇,”,用力的啵了我上唇一下,“还是我的身体,都是你的。”

我拔出阳具,小晕的眉头皱了一下,好像有点痛。

“不管前面还是后面吗?”我淫秽的问。

小晕又脸红了。

“恩。”她点头,像小白兔一样只露出门牙顽皮的笑着,“每个洞都是你的。”

有个很吵很吵,老是机哩瓜拉说个不停,让人看了就头昏眼花的女孩,我姑且叫她小晕。

小晕很吵,吵的得罪许多许多人。吵的让人退避三舍。很奇怪,她这么小小一只,怎么有这么多能量。

我却不像一般人一样如此看待她。我总是觉得这吵闹的背后有很多寂寞,所以上课的时候我总是任由她吵,然后给她吃点糖果。

我在想,如果给她一点真正的关心,她是不是就不会那么吵了。

高二的暑假,我们在补习班吵吵闹闹的度过,年少轻狂的最后一个夏天。

“喂。”小晕似乎是吵累了,一屁股坐在我位子上,硬是把我挤到一边。

“恩。”我看着她深褐色的头发。

“那个,晚上陪我回宿舍,我好无聊,而且晚上学校宿舍超黑的。”她说,“你女朋友不会生气吧。”

“不会阿,又没干麻。”我转着笔说。

盛夏的夜晚依旧炎热,偶尔有徐徐微风吹来,让人忍不住真心的笑。

我坐在司令台边缘,小晕双手抱膝也坐在一旁。天空很黑,看的见几颗很亮的星。

小晕什么也不说。我知道,本质里的她也不过是个小女孩罢了。

“你们交往多久了?”她忽然问。

“一年多。”我没转头看她。

“喔,看你们过的很好。”她说,没有什么情绪,“好羡幕。”忽然又补充一句。

“还可以啦。不过妳啊,跟前任男朋友分手也有一段时间了,再找一个嘛。”这次我转头看着她说,她小小的鼻头映出司令台天花板上的微弱白色灯光,“才不会这么吵。”我补充,微笑。

她瞄了我一眼,俏皮的笑了一笑。

“可是我喜欢的人,不可能喜欢上我。”她拨了拨快刺到眼睛的浏海。

“怎么会,妳那么可爱。”我很真诚的侧过身去捏了捏她的小小鼻子。

她轻笑看向我,忽然转为忧虑。

“我喜欢你。好喜欢。”

我看着小晕,小晕回望我。我想我们两个在玩看谁先转头回去就输了的游戏。

小晕…小晕…。

我稍微往前倾,嘴唇碰到了小晕的嘴唇,慢慢闭上眼睛。

小晕保持原本双手抱膝的姿势,却全身僵硬缩了起来,然后也缓缓闭上眼。

我用自己的嘴唇先亲了小晕的上唇,然后是下唇,然后是整个唇面。稍稍把头一偏,我继续亲吻著小晕,在她的嘴外打转。

小晕紧紧闭着眼睛,感受我的亲吻,然后她也慢慢张开嘴唇,不等我进入便把舌头探了出来在我的牙龈上轻轻刷过,接着整个舌头深入我嘴里,和我的舌交叠在一起。

我脑海里浮现出小晕和我接吻的画面。浮现出小晕的模样。刚好到肩膀的短发、那头浅浅的发色,她的浏海、她的鼻子、她的嘴唇,她的肩膀、她的手、她的腿,她闭上眼嘟起嘴和我舌吻的景象…。

原来她的舌头这么长…

我克制不住想抱她的冲动,轻轻扶住她小小的肩膀。忽然我们分开。

“我…”她无法启齿,双眼迷濛的看着我。

奇怪的,尴尬只在我脑中一闪而过,随后我们又短兵相接的小吻了三、四次,我把右手移到她腰上,紧紧搂住。

好个小蛮腰…

小晕放手,腿渐渐伸直,我凑的更近些,另一手也举了起来,环抱住她,然后不断接吻、一直接吻。

我把左手往下方移动,悄悄探进她薄薄的白色t恤,碰触到她紧实的肚皮。她没有反抗,只是一脸迷幻的和我香吻。我在她肚上停了些会,然后往上游移,摸到硬硬的包覆物,是她那很显眼的黑色胸罩。

见她默许,我于是将她的胸罩往上推,整个手掌取而代之的覆蓋在她那和肚皮有着反差触感的柔软乳房。我们还在拥吻,然而此时我的脑海却已充满她乳房的光景。

原本以为小晕交过四个男朋友,应该是个恋爱和相处技巧都相当熟练的女孩,但此时她却像初恋般,一股脑的含着我嘴唇不放。我左手在她右乳上轻轻搓揉,不时感受到她乳头一次又一次的战栗充血。

她似乎回过神来,两手交叠到腹部,将白色t恤往上拉,赤裸的上身在我前呈现。果然和我想像一般,是健康的古铜肤色,有着紧实的小蛮腰,恰到好处比例的中等胸部,全身透出洁净的健康反光。

她把t恤和胸罩丢到一旁,上空着和我继续接吻。吻的我嘴都麻了。

我盯着她,转过身面对她。

她也专心的转过身来,面对着我。接着凑过来坐在我腿上,双臂搂住我的脖子,软绵绵的小胸部摩擦着我的外衣。小晕小而浑圆紧致的屁股压在我下腹上,我几乎感觉股间的隆起物已经可以顶到她。

“我好喜欢你…你总是这么关心我…肯对我好,不管我怎么吵…”小晕含糊不清的说,挺胸,又将双唇印着我,双舌再度纠缠。

我们将彼此口中的分泌物以一滴不漏的方式在对方口中传来传去,甚至可以听见吸吮的声音。

“陈巧芸…”我将她用舌头递过来的口水全吞下,呼唤着她的名字。

“嘘…好好爱我,把你的全部都给我。”小晕说,自己解开牛仔小短裤的釦头。

我托住她的身体,轻轻把她放到地板上,手背感觉到司令台地板的温度。

“爱我。”小晕轻声说,不同于平常的大呼小叫。

一语不发的,我褪去她的小热裤,欣赏了一下她被包覆在黑色裤袜里的下半身,然后连裤袜也一起剥掉,现在她身上就只剩一件白色细带三角裤了。

我轻压在小晕身上,亲吻她嘴唇,然后是脖子,然后乳头。手在她三角裤外面缓缓打转。

片刻之后,些微液体像漏水一样渗出,溼了三角裤。我有点舍不得的离开小晕那对健康的古铜色乳房,用双手脱下她的内裤,修剪过的整齐的阴毛伏贴在耻丘上,耻丘和她全身一样也是美丽的古铜色。终于,她一丝不挂的躺在司令台上。

我也脱光我的衣服,稍微爱抚了一下肿胀多时的阴茎,让它更加饱满。

“我要进去了。”我对着小晕潮红的脸呼出气。

我右手撑地,专心致志的凝视著小晕的脸蛋,左手扶著小晕的大腿内侧辅助自己插入。龟头先是感到被软软的东西包住,然后是整根阴茎缓缓没入。

“妳湿的好彻底,好温暖,好舒服。”我说,阴茎还停在她小洞里热机。这是我的第一次,我想好好来。

小晕满脸红晕,好可爱。

“来囉。”我说,屁股稍稍用力,把阴茎往回抽数呎,然后再往前插。

“哼!”小晕娇喘一声,像是闷哼,屁股不自觉的抬起,双腿弯曲,摆出标准的交媾姿势。

“还可以…吗?”我问,感觉一股力量施在包着我老二的肉壁上,肉壁用力将我夹住不放。肉壁上似乎有些小肉粒,活生生般的蠕动,好舒服。

“你总是…”小晕小喘著说,“…好温柔,没关系,继续。”

于是我又开始抽插。

阴茎一进一出,在小晕软绵绵的肉穴里摩擦著,我偶尔低头看着生殖器交合处,小晕用着力的阴唇有时因为我的抽插而看起来像是被拉扯著,发出咕啾咕啾的声音。

小晕满脸通红的流着汗,汗水在她褐色皮肤上度上一层诱人的反光,压抑著似的呻吟声格外可爱。她那如黑糖馒头的乳房微微上下颤抖,勃起的乳头轮廓清晰可见。小晕那因为老是自己一个人骑脚踏车回到外县市的家而结实的小腿用力夹在我背上,脚指因为用力而弯曲绊在一起。

我专心的抽插,现在差不多到了最后该狂抽猛送的阶段。

我渐渐加快速度,忽然感觉小晕也更用力吸住我了。

“我可以…我可以…”我把舌头伸出嘴外,和小晕同样也在空气中搅动的舌头交缠,“…我可射在里面吗?”我感觉到自己的龟头似乎正在撞击那像是子宫口的地方。子宫口有着诡异的吸力,总是啵啵似的想吸住我的龟头。

“不…不要。”小晕忍住想大声淫叫的冲动冷静的说,“不可以射在里面。今天不行。”

可是,此时不内射待何时?

“我好想…我好想射在里面。”我在小晕耳边呢喃,抽送速度丝毫不放慢,“我想射在妳暖呼呼的小穴里面。”我故意补充。

“今天不行。”小晕耳朵红了,想必是听到我后面那句淫秽的话。

我忍不住这种舒服的感觉,不想拔出来射在空气中。虽然是盛夏,但我的第一次该是要留在某人体内才对…。

一个想法乍然而生。

我忽然拔出沾透了淫水和小晕阴道分泌物的肉棒,淫水和分泌物合成的浓稠汁液从小晕干净的小穴流下,沿着屁股浑圆的弧度滴到地上。

小晕以为我要射在她肚子上,抬起头看着我的阴茎。

但紧接着我把龟头塞进小晕沾著分泌物的屁眼,一捅再捅,每一下都是抱着刺穿菊花的暴力而来。

小晕睁大了圆圆的眼睛,“你…你要做什么?”

太迟了,在我粗暴的摧残之下,原本密合的屁眼打开呈小小的眼洞,黑洞般的漆黑诱惑着我。

我奋力把整根阴茎塞入小晕嫩嫩的屁股里,一路上频频感觉一股比小穴里还要大的阻力往龟头处推来,而且四面八方的肉壁比起小穴是更加干燥而且狭窄。听见啪啪两声之后,似乎是扩约肌原本的极限被我给撑过而拉开来的声响,门口原本紧到不行的约束力放松许多。

小晕大呼小叫,听不出是呻吟还是疼痛的叫唤。“好不舒服…好痛…我好痛!”她喊著,脸纠结。

“一下下就好。射在这里面就不会怀孕了。”我把唇贴近她,却被一把推开。

“好痛,好痛!快拔出来,会大便!我好痛!”她流着泪,腿惊脔般的僵硬著,用膝盖夹住我的肋骨。

我没有说话,只是开始一进一出,和刚才没两样的抽插。

“想大便!不要这样,我想大便!好痛!”她哭喊。

我继续抽插,双手压住她的大腿,把全部的力气都出在屁股上头。一开始阴茎还感受到一股极大的缚力,但是慢慢的就像插小穴一样如鱼得水。

“会…会想大便…别这样…”小晕哭喊的声音越来越小,成了细细的哽咽。

最后那种感觉像阴道里面一样,我开始奋力冲刺,用力的连小晕圆圆的小屁屁都被我拉来扯去上上下下。

“射了!!!”我说,并没有高喊。老二在小晕直肠里射出热热的精液,颤抖著一注一注射出。

“巧芸…巧芸。”我又把脸凑近小晕脸旁,呼喊着她。

“烦死了。”小晕用我听惯了的吵闹嗓音说,满脸都是泪和汗,“我讨厌你。”

“巧芸…。”我有点尴尬的不停呼喊她。她不会因为这样而讨厌我了吧。

这时阴茎也射的差不多了。

小晕忽然用手扶住我的肩膀,把我压上前和她接吻。一遍又遍,她用力又热烈的狂吻。

“你给我了。我以后就是你的。”她边吻边温柔的说,话语里充满无限煽情,“不管是我的唇,”,用力的啵了我上唇一下,“还是我的身体,都是你的。”

我拔出阳具,小晕的眉头皱了一下,好像有点痛。

“不管前面还是后面吗?”我淫秽的问。

小晕又脸红了。

“恩。”她点头,像小白兔一样只露出门牙顽皮的笑着,“每个洞都是你的。”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大香蕉网-伊人在线大香蕉-大香蕉-大香蕉网站-在线视频

www.yy1358.com